黄粱一梦

愿秦安①(甘亥)

授权转载,注意避雷。甘亥党戳进来┏ (^ω^)=☞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“叮……”
身体不能动了?
“过来。”清冷的话音在胡亥耳边缭绕。
胡亥浑身一震,虽有万分的不情愿却又耐不住龙纹铎的控制力,终是顺从地走了过去。
微微抬眼看着这个跟自己作对了两千多年的男人,他还想要自己做什么?
“吻我。”
他说什么?
吻……他?这什么跟什么啊……?
他脑子有毛病吧……
当着其他两个人的面,居然提出来这种命令?
是的,命令。所以是不能违抗的。
胡亥的手臂不由自主地搭上甘罗的肩,十指交叉在他脖颈后处,将两人之间的距离一点点拉近,直到嘴唇碰触到一样柔软的东西。
胡亥如梦初醒。想要挣脱,却不得。
甘罗将胡亥钳制在自己怀里,舌尖打开闭合的齿关,肆意汲取甘甜。
一旁的陆子冈和兔子医生从刚才起嘴巴就没合上过。
胡亥有过片刻的眩晕,意识不再清明,却仍记得这般做派不合伦理,可又想不出什么好办法,便使了些力去咬甘罗的唇瓣。
甘罗放开他,任由他靠在墙边低喘,自己则舔了舔带血的嘴角,面上泛了笑。
“……混蛋。”胡亥低低骂出口。
甘罗只是笑,目光带着宠溺。
“老,老板……”
甘罗眼神犀利了一瞬,又恢复淡然平和。拈起龙纹铎,手腕轻振,“叮……”
“睡一觉,醒来之后忘记刚才看见的一切。”
陆子冈即刻趴到桌上,兔子医生也歪在陆子冈臂弯里。
“……你倒是好手段,有了这东西,让所有人都听你的。”
甘罗笑笑,“我惟不愿对你用,谁让你这么不听话。”
“你凭什么管我。”
“因为你是我的。”
胡亥冷笑,“我何时成了你的?”
“一直。从我知道你也没有死开始。”
“你不是为了找皇兄么。”
“……”
“呵……唔……嗯……”
甘罗不再言语,专心致志地舔舐着胡亥的唇。
“……真卑鄙。”
“谢谢夸奖。”
“放开我。我要回去。”
甘罗的眸色深了深,“去哪里?”
“不要你管。”
甘罗有些愠怒,将胡亥死死压在实验台上,两人对视。
胡亥的脸竟微微红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给我起来。”
甘罗随即明白了这种姿势的好处,邪邪笑起来,“不起。”
“我、要、回、家,你、给、我、起、来。”胡亥怒瞪回去,
“家?”甘罗玩味地笑笑,“回去找扶苏?也好。”
“叮-----”
“ 回到扶苏身边,表面上装作帮助他的样子,但每天要把他的动向通过黄金鬼面具向我汇报。”
胡亥表情变得僵硬,“是。”
……
实验室里剩下两个人加一只兔子。
陆子冈揉揉眼醒过来,“老板?你怎么来了?”
甘罗勾起一抹浅笑,“我来送剩下两个古董。”
陆子冈虽然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却终是点了点头,站起身,才发现自己抱着一只兔子玩偶。
甘罗玩心大起,“喜欢么?喜欢可以送你。”
---------
“这么说,那龙纹铎其实是个赝品?”扶苏看着书,连头都没有抬起。
“是,我试了很多次,才发现没有任何用处。”胡亥深深地低下头。
“哦,也许是那龙纹铎的效用消逝了。”扶苏看起来丝毫不以为意。
胡亥正要告退,扶苏却忽然抬起头来,“你去了哪里,见了谁。”
胡亥一惊,却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冷静下来,“北,北京,陆子冈。”
“所以成了这个样子吗?”扶苏站起身,一步一步走近胡亥。
胡亥也一步一步向后退。
直到退无可退。
扶苏伸手抬起胡亥的下巴,迫使他仰视自己,“他对你做了什么?”
“他……没有对我做什么。”陆子冈确实没有做什么,胡亥的心微微定下来,只是那个混蛋而已……
“没有做什么,你会成这样?”扶苏怒极反笑,一把将胡亥扯到镜前,“你自己看看。”
镜中的人银发微乱,面上泛着红晕,赤红的眸迷离似水,原本浅淡的唇则像是染了一层上好的胭脂。
胡亥有些慌乱,却又不知如何解释,只得低下头,等待扶苏的呵斥或是责骂。
扶苏却只是冷冷一笑,“嬴胡亥,别忘了你自己是个男人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啪!”
扶苏径直走出房间。
胡亥指尖轻触左脸上渐渐浮现的红痕,低低苦笑。
生成这样,便是我的错了么?
-----
扶苏“砰”地关上书房的门,俊脸阴沉。
“咔啪”一声打开抽屉的锁,拿出一张似是刚洗出来不久的相片,两指一合便要撕掉,在看到相片中人的脸的那一瞬却又犹豫了。
终是长叹了口气,将相片放了回去。锁上了抽屉。
---------
“今天皇兄没有出门,在家里看了一天书。”胡亥戴着黄金鬼面具,倚靠着阳台的栏杆,淡淡道。
“知道了。”甘罗借助面具看着胡亥买下的别墅周围的街景,“亥儿今天想我了么?”
鬼才想你,胡亥笑笑,想起昨日的境况,笑容中多了分苦涩,开口却是一句,“我想你了。”
胡亥睁大眼睛,这不是他想说的!
甘罗在那边笑,“亥儿,再说一遍。”
胡亥尽力抿住嘴唇,却没有成功,开开合合间,“我,想,你,了。”
甘罗满意地应答,“嗯,我知道。要是想我了,就过来哑舍看看。”
“好。”胡亥机械地应了。
……
该死的!怎么回事!!!
胡亥恨恨地把黄金鬼面具丢到床上,自己则瘫坐在地。
一定是那个龙纹铎!
怎么办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从宋越办公的大楼走出来,甘罗一眼便发现了巷口的黑伞。
恰好附近有个漫展,胡亥这样的装束并不显眼,周围甚至还有很多人远远地拍照。
小赤鸟栖在胡亥肩上,时不时卖个萌,为自家主人赢得了更多关注。
甘罗走过去,“亥儿是在等我么?”
“……不是。”
甘罗转动着手上的虎骨扳指,“亥儿是想要这个?”
“你怎么知道。”
“亥儿的心思我怎么会不知道呢。”
“少废话,给我。”
“亥儿能抢到就算亥儿的。”
胡亥踮脚去抢,一不留神脚下一滑,跌进甘罗的怀里。
“亥儿这么主动投怀送抱真是少见呢,”甘罗笑道,“不回家看看?”
这浑蛋一定是故意的!
胡亥死瞪着甘罗不吭声。
“看样子亥儿是不想呢,那算了,我就不强迫你了。”
胡亥睁大眼睛,这么好打发?
甘罗低头吻上他的唇。
……就知道这浑蛋干不出来好事!
这可是在大街上……
胡亥羞红了脸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。
路过的人发出善意的笑声,加快了脚步。
待到胡亥离开,甘罗走到一个女孩身边,“姑娘,刚才的照片能给我一张么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还有点不想发了(^O^)

有人萌甘亥么。。。。

哎呀妈,甘亥绝对是对冷cp,翻遍Iof,微博,贴吧,也没见多少甘亥的粮T^T,心好痛......弱弱问一句,有人和我一样萌甘亥么(莫名觉得这对cp配一脸→_→)